中国行业会展论坛 – 会展业界经验交流平台 中国行业会展网 |研究中心|小门户|生意宝
论坛通行证: 密码: 马上注册 找回密码
会展奥斯卡评选
返回列表 发帖

TOP

019 宝马香菜  
  
经过一天多的痛苦历程,我们终于在30号抵达郑州,下了车这些家伙倒是老实下来紧紧跟在我后面,我不放心又把人数清点了一下,见没有走失才带了他们坐上81路车直奔宾馆。上车的时候暗骂自己这会儿真是有点儿像猪头,就这么几个人都记不住。
下了车,老秦正叉着两条长腿穿着拖鞋,望眼欲穿似的在路口等着我们,见到我便乐呵呵地上前嘘寒问暖:“哎呀王盛,盼星星盼月亮可算把你们盼来了!怎么样啊?路上还顺利吧?”
“没事儿都还顺利,哟~瞧你身板儿是累的还是不注意个人作风,怎么瘦了不少啊?”我瞅着老秦明显瘦了不少,两条腿在风中瑟瑟发抖,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边说边让大伙儿站在旅馆门口等着分房拿钥匙。
“慢慢来慢慢来……”房东一口标准的郑州方言搞得大伙晕头转向不知所云,我便也用了郑州话告诉房东一共多少人需要多少个房间、多少个床位,说罢拿了纸笔记下每个人的身份证号码交给房东,然后付了定金交代完注意事项和一会儿吃饭的时间,便让房东领着他们上楼去了。
“王盛!你来啦?”王姐在楼梯口大叫了我一声然后咚咚咚咚跑到老秦身边“你看老头子这几天累的,又碰上下雨,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儿,现在好了,你们来了,咱们坚持一个月咱们就胜利!”
“辛苦了秦总!”我拉了张板凳跟他们一起坐在旅馆门口,使劲儿握了握老秦的手。
“你小子!这几天怎么也不知道叫小孙过来帮我一下!”老秦递给我一只烟,笑着骂道,“害得我一个老头子受苦受累折腾个够!差点儿搭进去半条命!改天罚你请我洗脚!”
“行行行,只要不罚我给你更衣怎么着都行,哈哈哈……”三人开心地笑了起来。
接着谈了谈图纸、项目进展和第二天的安排等等,老秦太累便回房间休息去了,我带着兄弟们在旅馆旁边的饭店狂吃起来。一群家伙都是好吃嘴,边吃边说北方的菜没有老家的好吃,也不够辣,我便要了白酒把一些喜欢喝酒的人灌得晕晕忽找不着北,免得他们晚上兴奋过度到处乱跑,然后告诉大家明天休息一天养养精神,老刘、老彭、老袁跟我去厂里看图纸,其他人去买买牙膏、牙刷、内裤之类的日常用品。
等他们喝得东倒西歪如鸟兽散了,我才跑到街上买了几条烟,免得这些家伙半夜起来敲门儿要烟抽。
回到三楼的时候已经满楼寂静,估计大家折腾了几天也应该睡着了,便洗澡休息;躺在床上耳朵里还在响着哐档哐档火车的声音……直到第二天早上老秦“哐档、哐档”地敲我的门我还以为自己在火车上。
“起来起来!买菜去了,你小子还睡!”老秦跟日本鬼子进村儿似的隔着门使劲儿叫我。
“拜托,今天我放假行不行啊老大!坐了一天多的火车,才休息没几个小时又要去陪你买菜!”我看看窗外灰蒙蒙的,然后看看表才凌晨6点多,实在是累得不想爬起来便隔了门对老秦嘀咕。
“嘿嘿特娘西皮!我老秦没那么残忍,今儿哪能叫您老去买菜啊!我是来提醒你一会儿想吃什么我给你带回来!”老秦笑着挖苦我,听得我心里一阵热乎感动一骨碌爬了起来。
“哦,这还差不多,嘿嘿。来啦,咱们还是一起去吧。让你自己去我这心里还真是过意不去”我赶紧起来开门把老秦让进来,然后自己手忙脚乱地洗脸刷牙,然后抹点大宝润肤霜。老秦见了直笑,“你把自己保护得那么好干吗,想找小姑娘啊?”“哪儿能啊?”我边拿东西边笑,“这北方的天气干燥,我又是干燥性皮肤,不抹点儿怎么对得起这张老脸啊,是吧?要不你也来点儿?”说着做了个要望他脸上蹭的姿势。
“算了,我还是算了,阿拉上海人皮肤好,哈哈,走吧快点儿底下等着呢”说罢我们一起跑下楼去。

TOP

继续  

TOP

020 热火朝天  
  
回来的路上一人买了个鸡蛋饼和一杯咖啡奶茶算是早餐。老秦身体不好,所以怪我不该叫他吃这个油性很大的东西,我直纳闷儿这是什么世道这个连鸡蛋饼都越来越小了,再小下去就真成鸡蛋那么大了;卖饼的小伙子说大哥这年月生意不好做啊,现在这鸡生的蛋本来小,难啊。我们哈哈大笑说你再说干脆别卖饼了,直接把鸡蛋煮熟了用线串起来,那就成“扯淡”了……
到了厂里上海那批工人已经起床了,有的在大院里的水龙头刷牙洗脸,有的正在吃早餐——这阵势让我想起《功夫》里那个杂乱而又壮观的场面就是可惜少个包租婆。
工人里面有几个我认识的,老张、小王、小雨、大小汪俊、小许……这些都是去年到成都做过医疗展的,小许的老婆小熊也在,老秦说是跟王姐一起负责大家一个月的伙食的。
老秦把我领到小仓库“这里是食堂、住宿的地方,不错吧?我们上海人做事情,就是快,你看看……这全是上海拉过来的:接待台、饮水机、桌子、椅子、床铺、梯子、玻璃、锅碗瓢盆筷子……”接着又转身指着墙角的一堆东西“哪哪哪,这里还有槽钢、角钢、工具……”看得我晕头转向直冲他竖大拇指“我服了你了,这些东西重复使用起来可省不少钱呢!”“嘿嘿,要不然咱们怎么赚钱啊?价格那么低开销那么大,不这么做真的会搞死人的,走,我再带你去厂里看看”说着我们出门左转到了制作厂。
其实制作厂就在小仓库旁边,上次一起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计划好了这边放什么那边放什么。
走进仓库就有股“木香胶香”传来,对于别人来说这些味道可能叫臭味儿,不过对于做展览的人这些却该叫做香味。木料是香的、胶水是香的、油漆是香的……闻到这些浓烈的味道才能闻到“钱的味道”,这种感觉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有体会。
老秦一副颇有成就感的样子“你瞧瞧,你瞧瞧,两天的时间,我们做了多少东西了?啊?嘿嘿,我告诉你吧,等明天你们的人再同时开工,咱们这厂里可就热闹了,哈哈哈哈……”
我在厂里转悠着,两天时间,原来空荡荡的厂里已经摆满了材料、工具、设备,该牵的线已经签到位,该接的灯也已经接上,该装的机器也已经装上,还配了一台肥猪一样的大的空压机,上面气管接口密密麻麻;有不少主体形状已经做了出来。我边看边佩服的摇头“姜还是老的辣啊,这要放在成都,谁也没有这种速度!看来我得加油了哈,这次出来就是来学习的,嘿嘿~”
“娘西皮,你小子~~”老秦笑得合不拢嘴巴“好了,你回宾馆把几个工头叫过来吧,顺便叫他们把工具带过来,中午来这边吃饭,吃完饭你去把图纸收一部分,明天咱们就一起去定材料了,到时候全面开工!”他作了个进军的手势“争取这个月打个漂亮仗!哈哈……”
“好啊,那我就等着吃你们上海的本帮菜了,嘿嘿!”我跟老秦说声回见便直接回宾馆去了,到了宾馆先给孙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下午上海会有一批盖章的图纸寄到,晚上我跟老秦过去拿。
中午10点多,几个工头儿在我房间抽烟看电视实在坐不下去了,便直接拿好工具奔厂房去了。

TOP

到了厂房我叫他们把工具放好再做些准备工作,“开工神速、完工缓慢、虎头蛇尾”是我们大部分川工的特点——开始的时候赶得急得很恨不得马上就把所有的事情做了,越到最后收尾的时候反而懒散缓慢起来,这是我们想了好些办法都暂时没法改过来的一大缺点。三下五去二他们把厂另一边空地打扫得干干净净,然后开始牵线、量尺寸、组装推台锯……厂里气氛热闹起来。
老秦则围着围腰一副家庭主男的架势“来来来,看看我们这个菜是怎么做的”
王姐和小小熊在旁边帮忙切肉洗菜,见了我便笑说快了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
“这不是害我么”我挽起袖子走过去笑骂老秦“来吧我也来帮忙学学做大锅饭,以前都是自己在家里做,这下可好,搞了个大锅,三十几个人吃饭,我恐怕连这锅和勺子都转不开,哈哈……!”
“预热、倒油、加盐、放佐料、下肉、翻滚、开炸、出锅、回油、加水、再回肉、加味精酱油醋、最后放辣椒……”老秦边做边跟我说每个程序该怎么走怎么走把我惊得目瞪口呆,一会儿时间一大锅香喷喷热腾腾的香辣鸡肉便出锅了。老秦叫了声“王月小熊,放碗筷、打菜、打饭……”,王姐和小熊一人端了个大盆唰唰唰整齐的把碗筷放在一张大的桌子上,然后开始打饭分菜加汤,老秦接着又炒了几个菜。
“开饭喽兄弟们!”十一点半汪俊灰头土脸地站在门口拿了木棍儿敲打着一个破盆然后“嗷嗷”狼号一声,厂里的机器设备声音便陆续停了下来,接着从里面跑出来一群如狼似虎的工人直奔水管洗手洗脸,我们的人也正好赶到,便各自三个一群五个一堆端了饭菜狂吃起来。
“别站着,来来来”老秦解下围腰叫我“尝尝我老秦的手艺,香辣鸡肉、淡炒芹菜、豆腐青菜汤……”
“标准的一荤一素一汤”我坐下来尝了一口汤、一块肉、一根芹菜“跟军训差不多,恩~不错,这个汤很有农家风味儿,豆腐味儿不浓不淡,青菜火候适中;哇,这鸡肉也不错,不塞牙不粘嘴,味道也比较纯正;啧啧,这芹菜好啊,清脆爽口,秦总,转行吧别做展览咱去开饭店算了,哈哈哈……”
“完了遇到美食家了,你小子……”老秦边吃边听我这翻话差点儿没吐出来“明天你来做试试……”。


TOP

顶!!!!!!

TOP

021 轻车熟路  
  
由于首批图纸只到了几套,只好安排我们的工人自由活动养精蓄锐,我则留在厂里跟老秦看图纸。
老秦做全国医疗展已经有快10年了,对图纸尺寸、材料、工艺、制作、组装可谓轻车熟路,所以集团公司每次出的图大部分都是只有几张效果图,最简单的连展位的名字也没有就直接拿来做了——放心!
老秦边翻图纸边对照着整个场馆平面图给我看目前已经做了哪些部分,还有哪些图纸没到,材料已经买了多少了,大概还差多少;我们这批人要做哪些部分……等等。正说着孙打电话来说上海的图纸已经到了,另外北京、上海有几家展览公司的图纸也发过来了,让我们赶过去看一下还能不能安排开。
于是老秦便跟厂里打了个招呼,并跟王姐她们说晚上不用做我们的饭,然后跟我一起直奔航海路。
“27号我们到的,开车开了一天,特娘西皮把老子累的……”老秦在车上埋怨我,“你小子驾照都报了一年多了怎么还没搞到手,老伍这次又不过来,连个买材料的人都没有,想把老子累死啊!”“我也没办法啊”我苦笑着,“成都那边厂在搬迁,又要修新厂,他得在那边盯着啊,再说我看那阵势不定什么时候能修好,那些王八蛋欠着我们的款今年年底我估计都收不完,哎……难哦!材料咱们不是都看好了么?打电话让人送就行了啊,也只有你辛苦点儿了,大不了明年到成都我好好补偿你,哈哈……!”
“现在上海越来越不好做了,价格低、竞争激烈,我老头子再做几年啊,就退休喽……”老秦直叹气。
“那可不是,现在哪儿都一样”我摇开窗户示意他该左转了,“像成都那边的展还不是一个样,8月份有个理财展,一共不到十特小特装,几十上百家展览公司去抢,搞到最后36平方的展位只出1万1,开展那天我去看了看心都凉了,一分钱一分货,价格低了,就改材料和工艺,客户要求也不高,这就是市场。”
“哎!娘西皮你看这人怎么开车的!”老秦猛地一踩刹车打了个急转,我一看迎面居然逆行过来一辆面包车,还是压着双实线在走!这下可乱了,三轮、自行车、行人、机动车……能抢的抢、能钻的钻,把路给堵起来了,老秦眼快找了个空档钻了过去,过了马路穿过一个临街小公园,左转就到了。

TOP

“前几年郑州交通可没这么乱,可能这儿离市中心比较远吧。”我笑道。
“啧啧啧,王盛啊,这次被你害死了哦~”老秦关上车门苦笑着晃着钥匙跟我往二楼办公室走,“都是听了你说的什么‘郑州这个地方不错’、‘郑州人挺好的’,现在你知道了吧?FT的巡展你被人坑了吧?老子去买材料也被坑了,那个家伙给我拿的板子和咱们定的不是一个厂生产的,哎~”
进了门儿孙正在设计室看图纸,见我们回来便起身过来递上烟,指了指桌上的快件包,“在桌上呢,北京那边的图纸明儿传给我,到时候我发你看看。”“你先看着,一会儿再说!”我放下钥匙倒了两杯水,然后把快递拆开递给老秦,老秦摇摇手表示歇会儿再看,继续笑着跟我和孙唠叨,“真的,咱们做生意实实在在,是多少就是多少,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哪像这个地方的鸟人,一点都不实在,就连王月去坐个三轮车,到了地方人家都要加她的钱!”然后点上烟跟孙说,“真的,这次FT的单子搞成这样,老申把我骂惨了,也把你们骂惨了,搞的什么东西嘛!所以这个月咱们得格外小心些,免得出什么问题!”
“是是是,下个月咱们一起到上海,我跟老申负荆请罪,行了吧!”我嬉皮笑脸地举起水杯跟老秦道歉。然后正色对孙说:“真的!当时那个事情搞得……哎,没法说,本来跟秦总一点关系没有,结果他挨个骂名!幸好后来咱们帮他们解决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要不然啊,我去上海真的没脸见他们了……”
“对嘛!”老秦被我这一晃一晃地逗乐了,“老申回去也说了,后来你们帮了忙,下次这边的单子还是找你们做!那个叫什么孔颖颖的胖女人把老申害惨了,像她们这样做生意早晚得做死掉
孙在一旁苦笑,摇头叹息:“反正做咱们这行什么情况都会遇到,以后小心些就是了。”
闲聊完便是过图、确定展位号、确定现场走向、确定大致尺寸、确定材料、确定人员安排,边商量边记录,折腾到下午5点多才按照每个展位的实际情况,把材料品种和数量整理完。
“好了,图纸交给你了。晚上让老彭他们看看图纸,后天上午咱们俩去把材料搞定、然后就全面动工,你可得给我盯紧些。”老秦大功告成似的把图纸扔给我,然后摆出一副蹭吃蹭喝的坏笑,“王总,领导大人,老郑州同志,晚上怎么安排啊?我们听你的,哈哈……”转脸对着孙揭我的伤疤 ,“这小子,在成都老子呆了一个多月,一口水都没给我喝过,太过分了,今儿晚上咱们就好好宰他一把!”“中啊!”孙也跟着笑了起来,我红了脸赶紧道:“是是是,当时我们是没做好,不过老秦同志不是忒忙么,经常喝得醉忽忽的,想请也请不动啊,今儿就弥补一下,我请了,行吧?就在咱们住的旁边,有个酒吧,咱喝酒去!孙晚上住我那里就行了……”于是三个人边说笑边下楼往旅馆赶。


TOP

022 职业通病  

到了那就家酒吧把车停好,老秦抬头边看边骂:“娘西皮什么酒吧啊?这也叫酒吧?明明是‘酒口’”我抬头一看可不是么,酒吧两个霓虹灯字在夜色下显得格外亮堂,可惜那个“吧”字的“巴”不亮了,我回头边往二楼走边爆笑起来“知足吧,没改成‘水吧’就不错了,哈哈……”然后扭脸用郑州话对孙说着“幸好不是咱展位出现这种情况,要不然就这个巴字客户就要扣个千儿八百的,哎……”
“扣款扣款,扣个椽椽~”老秦拽着半洋不土的四川话,“现在的客户精得跟鬼一样,能少给就少给,能不给就不给!动不动就扣款!咱们搞展览的辛辛苦苦累死累活,一不小心就白忙活了……”
“先生几位啊?”一个穿着旗袍的姑娘笑着迎上来把我们往里面让。我一打量这小酒吧还不错,灯光朦胧、音乐朦胧、桌子椅子也朦朦胧胧,所以使人看起来也朦朦胧胧,空间不大但布局合理,中间一条通道两旁摆着位置,位置后面也是房间。可能是还没到消费**期,所以显得比较冷清。
“俺们撒为(我们三位)”老秦又拽开郑州话了,伸出三个指头,然后特意强调着“暗十正周忍(俺是郑州人)”把姑娘逗得咯咯直笑,“这位先生真幽默,您一看就是外地人,不过郑州话还说得挺标准的。”然后在安排我们坐下,顺手笑着把单子递给老秦,“请问需要点儿什么?这上面有您先看一下。”
 “这里这里,这是我们老总”老秦大笑着继续拽他的阴阳怪调,“小姑娘看我看得挺准,我不是本地人,不过看老总就没看准,掏钱的在那里呢!”说完用手指指我,姑娘转身把单子递给我,“先生请点餐……”
“他是中俄混血儿。”我接过单子边看边笑,“你现在可好了,四川话会一点、郑州话会一点、普通话会一点,加上你们上海话,整一个四不像……金装小麦啤先来6瓶、酒鬼花生双份儿、爆玉米花1份儿、香辣鸡腿3份儿……另外每人一杯热的咖啡奶茶。”我点完把单子递给她,“其他的一会儿再说,谢谢。”
“不客气,请稍等。”姑娘很有礼貌的笑着回了一句,转身去了服务台。
“啧啧,装模做样假正经。”老秦看着我一脸坏笑,“娘西皮,老子学会什么四川话了啊?不就是谭总他们现在经常说的那几句:马上马上,快了快了,一会儿一会儿……还有那个‘傻子’(啥子)、椽椽,吃个椽椽……”听着老秦的阴阳怪调,我跟孙马上爆笑起来。
“这是什么做的啊?”孙摸着椅子问我,我瞅了瞅看看老秦,“直径1.5厘米的原铁工艺,面料是喷塑,1.5米的双人排坐,这一张椅子市价应该在1500左右。差不多吧?”

TOP

“哈哈哈……”老大笑起来:“一群疯子,又犯病了吧?1500?干吗去买啊?咱们去家具市场租就行了,350左右一个展期,你们坐着我去‘办个恭’。”说着他站起来向服务台后面的洗手间走去。
“啥?”孙一时没听明白,“办公?”“哈哈哈哈……是出恭的恭,不是办公的公。”我狂笑着,“这是老秦自己发明的,这老小子,整天笑死人了,走到哪里搞笑到哪里,这话也只有我们听得懂,哈哈……”
“靠!”孙没郁闷死,“还有这样说话的啊?真洋蛋!(郑州话搞笑)”
这时酒水和食物端上来了,姑娘动作娴熟地放盘、开瓶、倒酒,然后一声“先生请慢用”。
“到啦?”老秦半摇半晃着长腿回到座位上,终于正经起来:“来,先干一杯,预祝咱们合作成功!也祝咱小孙尽快上路,把郑州的新公司和业务抓起来,到时候好好合作合作!”
“中啊”孙抓了一把花生塞嘴里咯嘣咯嘣嚼起来,然后又摸着旁边的一堵形象墙问道:“这个呢?”
“这个是真石漆材质做的。”我伸手上去摸了一把感觉有些粗糙棘手,便说道:“装修上的价格可比展览高多了,100多一平方呢,里面是水泥、砖砌成墙体,然后坯灰、刮腻子,最后再喷上去。”
“做展览的话就简单些,因为只管那么几天。”老秦接过我的话:“像这种粗颗粒的真石漆一般是15或者25公升一桶,每桶的卖价大概在130左右,能喷6个平方左右,折算下来就是20多块钱一平方,再加上内部的龙骨结构、基层板、人工……起码要收到65以上才有点钱赚……”
…………………………
三人便边吃边聊,重点聊了成都、郑州、上海、武汉几个城市的展览行业,也聊到各个地方的工人队伍,再聊到往后彼此的合作和发展,直喝到晚上1点多才算了事。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