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行业会展论坛 – 会展业界经验交流平台 中国行业会展网 |研究中心|小门户|生意宝
论坛通行证: 密码: 马上注册 找回密码
会展奥斯卡评选
返回列表 发帖
023 群来群往  
  
回到房间已经是凌晨2点多了,交代完翌日的行程老秦便回房休息,我跟孙却没有多少睡意。
“现在有多少个摊位?”孙坐在床头边抽烟边问我,“下午接到好几个找你的电话,问还能做不?”
“够呛”,我把现场平面图拿出来看,“现在图纸已经到了10多套了,还有10多套正在改,加起来可能有28个特装。虽然面积都比较小,而且也只做主体结构,但是人员和厂房可能比较困难;郑州这边的人实在用怕了,上次那个麻醉展你也知道,那么小一个展,放成都四个人三天就搞定了,而且做出来客户还不会有什么意见!我原计划是这批人做老秦这个项目,另外的单子定下来再从成都或者上海调人,早上打电话回成都那边正在修厂,人扯不开,资金也陷进去了,还是保险些好”。
孙没说话,沉默了一会儿问:“那老严那边怎么样?厂你也去看了的,他们应该可以做一些。”
我把图纸收起来说道:“够呛,成本控制不下来,老严居然跟我说这边的工价要投到100块钱一天!他以为是做装修啊?关键还是工艺和安排问题,他们厂里堆的全是行架,而且他们以前主要做的是舞台和演出方面的东西,这样吧,你去跟单,让他们去签,价格合适的话就接,要不然就跟其他项目和房交会,Cindy那边有几个项目你这两天去看一下现场,实在不行就先在厂里学习几天,熟悉一下材料和工艺。”
“中啊,那早点休息吧,明儿早上先到厂里转转,然后咱们分头去忙。”孙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去厂里转了一圈儿,拍了些施工过程的照片,见没什么事儿我便跟老秦打了招呼上午要上网看看,因为我们带的那台新笔记本电脑只能起到开机关机的作用,据老秦说这是他儿子和侄子俩一起去买的!我笑说你被儿子晃点了,几千块的电脑能用无线网卡才怪!
成都那边几个朋友打来电话说11月有单要做,北京、上海、深圳几个朋友也说帮他们看看医疗展的几套图纸,顺便把这边厂里制作的情况发给他们看看。
到了“有杯奶茶”,人烟稀少得可怜,老板睡眼惺忪地帮我打开电脑,泡了杯咖啡奶茶,又睡觉去了。
登陆QQ后,信息如雨后的春笋疯狂地往外冒,很快就把这台号称是“蹦他儿死”的电脑给冒死机了。
我的好友和群特别多,每次上线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有用的没用的信息蹦出来,估计只有我那台2000年买的电脑能够抵挡住这么多信息的疯狂攻势——习惯成自然了。
网上好友密密麻麻,信息提示音也滴滴滴叫个不停,乌鱼这厮发过来一个“玻璃吻”,然后龇牙咧嘴问我在郑州怎么样,还问我什么时候去上海,我看了看他的个人说明,这家伙居然写了什么“淫慢则不能励精,险躁则不能治性……”的鸟语,估计是最近恋爱的“结晶”。我还给他一个“恶心吐”,回说十一月初去,让他准备好衣食住行用等着我,得到的答复是让我去死,因为他女朋友十一月初也要到上海真是“见色忘友”!

TOP

哈尔滨的朋友问我“百厂联盟”的事情进行得怎么样了,我回说这段时间比较忙,那个事情就暂时搁浅了,全国各大城市的展览制作同行好像也没什么兴趣,而且大家的意见也不是很统一,最主要的是没有相关业务来带动这个联盟的形成……那哥们儿叹气说是啊市场决定一切等有好项目的时候咱们也联盟一把……
阿月说现在自己和人一起搞了个厂,去上海的时候记得一定要去找他……
成都的朋友打电话说11月有几个单子问我们来不来得及赶回去做,我让他先把图纸发过来看看。
图纸一共三套,一个是200平方的,一个是300平方的,另外一个是400多平方的。
前面两套图纸结构比较简单做工也没什么特别所以价格很快就出来了;400多平方那个展位的图纸设计得实在是有些复杂整个展位看着跟麻雀似歪歪扭扭的:钢结构、木结构、玻璃结构……,而且每块儿都是很小很小的一砣;我便跟他说了大概一个11万、一个15万、一个20万,明天让老伍去找他具体详谈,如果能定下来的话我们做完医疗展正好把上海工人带过去。
深圳的朋友发过来一套图是个36平方的双层结构,也把他们去年做的现场的图发给我,让我尽快把预算做出来,如果价格合适的话就签合同。我跟他说单层36平方就是72平方,而且还有楼梯,怎么着也得要个3万多,至于3万多多少要跟老秦商量才行。那哥们儿说“行吧,你尽快给我答复。”
接着是北京的3套、上海的7套、总共下来十多套图纸把我看得眼花缭乱直想吐……
收完图纸存到U盘,我看了下我那一百多个展览群里的信息:卖**的、中毒而不自知留个可恶的尾巴的、发黄色网站的、男女老少胡乱“称夫道妻”的……招工的、找工作的、找厂的、寻求合作的、发广告的、鬼哭狼嚎叫着“给点儿单子做”的、发祝愿的、发神经的……选了些有用的信息回复后便下了线,回厂房跟老秦商量这些图纸的预算问题。
展览是个信息性极强的行业,很难想像离了信息、离了网络离了交流,这个行业会是个什么情况,而信息交流很大一部分是通过各种展览群来实现的,根据我一个做会展教育的朋友调查,中国目前的展览群有500多个群(msn、 qq),群人数大约为3000人,这绝对是个非常好的信息交流平台,虽然在群里经常有“飞图,又见飞图”的恶搞者把图纸到处乱发扰乱市场,某些人的信誉度真假难辨,更有类似于疯狂刷屏的无聊举措,但整体而言群所产生的商业价值在某种程度上讲,并不亚于通常的网络推广和搜索引擎——因为它具有公开、公平、免费、直接、及时、一步到位……的特点。
回到厂把图纸拷贝到电脑里与老秦一起预算,商量的结果是放弃:有多大脚穿多大鞋!
老秦对我说:“图纸嘛是蛮多的,咱们先抛开价格因素不说,得考虑实际情况!目前咱们手头上已经有20多个特装在做了,而且还有一部分没发过来,人手比较紧张、场地和精力也比较紧张,咱们两个人最大的精力就是能把目前手头上的单子安排完、做好,去年在成都做的那次你也知道,那家公司拍着胸脯保证说没问题没问题,结果搞到最后鸡飞狗跳的大家都交不了差……!”

TOP

024 胸有成竹  

早上六点起床,到厂里取了车接上老秦王姐去买菜,吃完早饭拐回旅馆,工人们已经坐在床头等着排工。
我把图纸递给老彭老刘,“一共7套,有的跟去年的一样,面积都很小,但是要安排好,上午该放样的放样该下料的下料,尺寸和面料有不清楚的地方用笔记下来,晚上下班前跟老秦对一下,也可以打电话给我,一会儿我会跟老秦去把大批的基层材料买回来。所有的材料由领队统一到仓库领取,工具都规放到位。”
然后每套图纸交代了一下细节,什么地方要装灯、藏线、怎么藏线、藏多大规格的线,什么地方贴什么颜色的防火板、什么地方不贴防火板、什么地方要装双面灯箱、什么地方要装单面灯箱、灯箱规格多大厚度多大、什么地方要用钢结构做内骨架、什么地方内部要留够间距……等等,然后便带着他们一起去厂里。
木龙骨和基层板材是在老朱那边买的,这家伙长得五大三粗憨厚结实,眼睛小小的却炯炯有神,说起话来瓮声瓮气,手掌粗大有如熊掌,一看就是个粗中有细的精明角色。
“秦总,王哥,你们来了?”我们刚下车老朱便拽着地道的郑州口音迎了上来,“今儿不忙了?还是又要进什么材料?”然后伸着大手递上香烟把我们往铺子里面让,并冲里面嚷嚷:“那谁,小李快倒水,秦总和王盛哥来了。”我心说这家伙倒挺会做生意的,明明老子比你还小叫什么哥啊,问话也挺有水平,先问今天忙不忙,再提买不买材料,招待起客人来也让人觉得宾至如归。
老秦冲我窃笑着低声说:“厉害吧?生意精!”然后抖着两条长腿大模大样地走进办公室坐下来。
老朱也笑着坐在椅子上点上烟,“厂里进展咋样了?都顺利吧?”一个小伙子递给我们两瓶饮料。
“还行啊,就是你上次给我送的板子问题不少啊”,老秦一副受害不浅的样子苦笑着:“让你送个九厘板吧里面都是空的,中密度板也有一部分不合格的,回去让我们老总骂得狗血淋头的,好在最后还是换了过来,18的板子倒还可以。”我心说打一巴掌再给颗糖吃,这是女人们买布料或者是衣服的时候惯用的伎俩,挑三拣四、东拉西扯,不是说布料不耐脏、就是太耐脏没有时尚感,不是针线眼儿太密不透气儿、就是针线眼儿太疏太容易透气儿,你永远也把不准她们想要什么样的东西,老秦运用起来倒是得心应手。
“咦~秦总,真是不好意思。”老朱拍着胸脯对天发誓:“上一次那真不是俺的错,那是厂家发的时候搞错了,后来我把他们一顿好骂!你放心,以后你要的货每次我亲自把关,保证不会再出现类似现象!”
“呵呵,呵呵”,老秦往上推着眼镜笑了起来,“这就对了嘛,我跟我们老总说了,那是个意外,咱们老朱同志也知错能改及时调整了,人也挺不错蛮实在的,所以嘛,今天还是在你这里买……”
我把昨天整理的单子递给老秦老朱,“这上面是材料的数量、品种和规格,你安排人装车吧,”
“木工板320张、18多层板80张、12中密度纤维板130张、九厘板110张……”依次对完数量和板子的规格,老朱马上站起来又递上烟,“你们少等,我马上安排装车。”然后快步走了出去。
“厉害吧?咱们老秦做事情……”老秦洋洋自得冲我笑着:“咱们是大买主,到哪里买都是买,像这种家伙你就得点点他,时刻提醒提醒他,这样价格也下来了,板子买回去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对吧?”
我笑着把刚接到手的两只烟递给他,“再转几圈儿咱们就不用买烟了,姜还是老的辣,哈哈……”
“对嘛”老秦也哈哈大笑起来:“你自己看看,跟着咱老秦好处多吧?又是饮料又是烟,而且人家老板还客客气气的,哪像到你们成都,你小子水都没给我喝一口,哈哈哈……”他又揭我伤疤。
“得,改明儿你到成都了我找条河让你喝个够,老跟我提这岔儿。”我正喝着饮料差点儿没喷出来,“请请请,晚上咱们去吃烩面行了吧?今儿不正好是国庆了么?王姐也一直唠叨着没吃着郑州烩面。”
“那怎么行呢,今天晚上咱们哪里也不能去。”老秦摇摇头,“咱们不能开小灶,现在现在这些工人,不好伺候。咱们要是出去哪怕吃碗烩面,人家心里也会有想法,你是老板又怎么样?老板就该比我们吃好些喝好些啊?这样会影响士气的。”“那倒也是”我也叹了口气,“还真是这样的情况,以前人家跟我说做员工的是大爷,做领导的是孙子,当时还没那个体会,现在自己带这么一帮子人出来,还真是有点当孙子的感觉,嘘寒问暖的伺候着,一不小心还给你闹情绪,立场不一样想法也不一样……”

TOP

“好了不说这些了,咱们先看看板子装好没有。”老秦站起身带着我往外走。
老朱正热火朝天地招呼工人从库房出板子,我和老秦上前看了看确实不一样,看上去色彩纯正、摸上去双面平整手感舒服。让他们从车顶扔下来一张“啪”的摔在地上听听声音,十足的实心儿料;再捞下一张九厘板手起脚落喀嚓踹下去,扳子从中间披开,里面没有半点杂质,看来这次老朱没玩儿虚的。
“这次你放心,全是好料,价格还公道。”老朱贼眉贼眼地看看四周然后压低了嗓门儿冲我和老秦笑:“可别跟别人说,是这个价卖给你们的,我这是给关系户的,秦总你要一张是这个价,要100张也是这个价!”
我心说老朱这家伙做生意真是精到家了,自编自导故意演这么一出双簧,生意做成了,人情也交上了,真正的皆大欢喜。老秦笑着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好,不错,这次的板子是蛮好的。”
然后扭脸对我说:“走吧,咱们先看看防火板和胶水,等装好了再过来结帐。”
“中中中,你们去忙着吧装好了我给你们打电话。”老朱给我们做了个各忙的抱拳手势,继续忙活着。
“这样就对了嘛”老秦边走边说:“做生意赚钱多少是一回事情,最主要大家开开心心地把事情做了。”
“是啊”我看看表已经10点多了,“咱们得快点儿,看完胶水、防火板、直钉和马钉还有五金配件就赶回去,要不下午工人们没事儿做,今天又是国庆,还指着给他们提前下班呢。”
“特娘西皮,每年秋季全国会都赶上好时间。”老秦瞪了我一眼笑道:“今天是国庆,10月6号是中秋,在这里过双节,老子亏大了,早知道让你们晚过来几天,哈哈哈……”
“五金和钉子早就买好了,是上海带过来的。”老秦回答:“现在就看防火板和万能胶了。”
防火板和万能胶一个月前我们就看好了,价格也是定好的,是在隔壁在老周铺子上选的。
除了生意人通有的精明以外,老周长的没什么特点,说话低声细语、走路慢条斯理。见我们上门边主动迎上来递烟上茶。我跟老秦碰了下眼神苦笑了一下,心说看来这烟多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宝石蓝200张、海军蓝50张、象牙白150张、灰色的80张、中国红120张、金宫紫30张、打孔铝塑板15张……”老周拿着单子对照着我们拿的色卡样品一一开单,然后抬头问:“用哪种胶啊?”“这种黄桶装的怎么卖的啊?”老秦拍了拍旁边的一种黄色包装的万能胶水。
“145块”老周走过去拧了一桶下来,“12.5公升保够,干得快、粘性强、气味儿淡,每桶可以贴8—10张防火板,大不家装都用这种胶,销量特别快……”
“先拿一个桶回去试试,行了我再打电话让你们送,估计得要100多桶。”老秦指了指地上的小桶,“另外刷子和滚筒也选几个回去,跟我们的其他东西装一个车吧。”

TOP

025 押车惊魂  
  
板材装好车,我跟老秦分头回去,我跟运输车走,老秦开车去不锈钢市场定架子。
老朱这家伙居然找了个三个轮儿汽车,满满当当堆了一车看着就像要倒的样子,司机拍着胸脯说没问题倒了算我的,还专门抄小道走,坐在上面左右摇晃晕头转向不说,我还时刻得做好跳车的准备。我心说娘西皮你个死老朱,下次老子叫你自己押车让你也尝尝这滋味儿。心里正骂着,司机突然一个急转弯,三个轮儿就只有两个轮儿着地了,差点儿把我吓个半死。司机回头看了一眼惊魂未定的我,咧开嘴嘿嘿笑着说:“兄弟不好意思,我想超前面那辆面包车。”我哀求说:“大哥你还是悠着点儿吧,咱三个轮儿的就不要学人家去飙车了。”心说超你老母,你怎么不选个宝马去超,害得老子心都快跳出来了。
好在这个车还是在11点准时安全的抵达厂房,我赶紧连滚带爬从副驾驶室跳出来,稳定一下情绪。
“卸货喽,兄弟们。”平息片刻,我站在门口冲厂里吼了一嗓子,嗡嗡的机器声缓缓停了下来,从滚滚木灰中钻出来一大群“面目全灰”的泥人:“卸什么货?卸什么货?”看了半天才看见原来是这么大一车板材个个都吸了口冷气,“这么多……”我跟老彭老刘打了个招呼:“安排卸车吧,卸完吃饭。”
“倒倒倒~”一大群人把门口收拾了一下,便七嘴八舌的做起交通指挥,让司机把车倒到厂门口去。
“好了好了,别倒了,快撞上了……”忙乱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接着只听到“砰~”的一声——车屁股把铁门撞了个大坑,司机听到动静赶紧刹车下来,看车子有没有碰坏。
“叫什么叫,就在这里卸!”我上前一看幸好板子没碰坏,便苦笑不得地冲人群叫“哪个是结巴?哪个是结巴?格老子到了还在喊倒!”“哈哈哈……”工人们狂笑起来,然后开始往厂房卸板子。
毛爷爷说人多力量大,果然,不到半个小时,一大车板子已经卸得一干二净。
我拍了拍司机的肩膀:“谢谢了伙计,下次你还是自己送过来吧,开车注意安全,小命儿要紧!”
“放心吧,哥。”那家伙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冲后面一摆手:“俺开车十多年咧,大货车小轿车都开过,从来没出过事儿,你看,俺妞儿还在车上睡着呢,能不小心?”
我把头往车后一看吓了一大跳,可不是么!还真有个4、5岁的小姑娘正伸着小脑袋往我们这边看呢,睡眼惺忪,脸上花里胡哨,而且好象还有一道伤口。老彭一看伸了手在她脸上轻轻摸了一把,笑眯眯地问道“小妹妹,你这脸是怎么划伤的啊?”“坐俺爹的车碰的……”小姑娘缩了缩脖子回答着。
“嘿嘿,意外,纯属意外。”司机见我一副快要晕厥的样子,便憨憨地笑着钻进驾驶室,“有事儿打电话呗哥俺先走咧!”我哭笑不得地目送他们出去,心说TM的早知道后面还有个小姑娘,打死我也不让这家伙送。
转身走进厂里看了看,几十个人干活儿的速度就是不一样,半天时间基层就把厂房的一个角堆满了,照这个速度7套图纸的主体5天就可以搞定了。看看表已经快12点了,工人们也已经吃过饭陆续的回旅馆休息了。我跟老刘交代晚上提前下班过国庆,记得跟大家说一声,下午就早点过来上班。


TOP

026 欢度国庆  
  
老秦12点半才回到厂里,下了车边走边骂:“娘西皮,老子又被人耍了。”原来他去定一个不锈钢骨架,对方答应前天给他回话,结果他今天跑过去,对方不但说没做预算,而且连图纸也搞丢了。
“王盛啊,你说说看”老秦坐在办公桌前边吃饭边跟我诉苦,“我老秦是不是不好打交道的人?老子跑遍大江南北还没遇到过这种事情,虽然东西是不多,但是你最起码给个价,能做就做,不能做咱们再想办法,这下可好,他妈的几天时间没做预算!还把老子的图纸搞丢了……哎~真的是没有语言了,这个地方的这些鸟人真的不能打交道,个个都是这个样子……”
“真的是这样”王姐也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就连那个骑三轮车的人都不讲信用,明明说好了多少钱,结果到地方了就往上给你加钱,你说气人不气人!”
“不要生气,先吃饭,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给老秦倒了杯水安慰他。
“老子不管了,以后每天咱们一起出去,你会说本地话,你去跟他们交流。”老秦瞪了我一眼。我苦笑道:“行行行,我去我去,谁再乱来咱告他去……”心说我招谁惹谁了这是?
下午一切照计划进行着,到了4点半准时下班庆祝国庆。
上海的工人把自己带的录音机音响开得震天响,木工们拿着木龙骨相互追赶着,焊工小雨别出心裁地在地上焊了个中国的“中”字,油漆工在大门上用银粉漆喷了“命苦”两个字,老秦笑着大骂你们这些败家子,吃老子的用老子的,每个月还给你们发工资,你们却把老子的东西拿来喷“命苦”,老子才命苦呢!
开饭的时候上海的工人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我们的工人则比较安静。
“看看,这就是差距”老秦笑眯眯的端着酒敬我,“年轻人与咱们这些老年人的差距。”我知道他说的是两批人马的年龄差距,上海这批工人年轻、有活力、有朝气,而我带的这批川工却严重老龄化、死气沉沉、没有一点活力。我尴尬地笑着:“年轻人有年轻人的好,年龄大有年龄大好处,是吧?各有所长!像咱们,你老我年轻,还不是一对儿最佳排挡?哈哈哈,国庆快乐!干杯……”
“你小子!”老秦呵呵笑着回道,“算你说得有理,国庆快乐,干杯……!”
没有烟花,没有爆竹,没有香槟,没有张灯结彩,没有与爱人共享,没有与家人团聚……只有录音机里里传来的阵阵凄凉的歌声“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亲爱的妈妈,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没有一个家,冬天的风啊夹着雪花,把我的泪吹下,走啊走啊走啊走啊,走过了多少年华,春天的小草正在发芽,又是一个春夏……”
一直折腾到晚上9点多,大家才终于疲倦的散去,洗澡的洗澡去了、打牌的打牌去了、上网的上网去了、打桌球的打桌球去了、没喝够的则去了酒吧……剩下我跟老秦、王姐、小雨三个人。
“老头儿,我要去上网,但是不想掏钱,嘿嘿……”小雨嬉皮笑脸地对着老秦坏笑。
小雨是焊工,年纪很小才20岁,长得比较英俊帅气有点像林志颖。老秦红着眼笑骂:“上网?不行,陪老子喝茶去,你王哥请客。”然后扭脸看着我:“你没什么意见吧?”王姐在一旁哈哈大笑起来:“一群无赖怎么绕来绕去绕你们最后绕人家王盛身上去了啊?”
“我能有什么意见?咱们就去‘有杯奶茶’,那里可以上网而且不用花钱。”我捶了老秦一拳笑道。

TOP

一群半醉不醉的人走进“有杯奶茶”把人家吓了一跳,大家要了个包间坐下,服务员是个小姑娘十七八岁长的比较水灵,大家要了喝的,小雨便跑去上网,结果发现位置已经被占完了,服务员便笑着说稍等一会儿就有人离开,那时就可以上网了。老秦笑说:“小雨,你小子赶紧求求小姑娘,让人家帮你混一个位置。”小雨这家伙居然十分害臊,羞红了脸站在门口一动不动,把大家逗得开怀大笑。
“不错,小雨挺好的。”我由衷地对老秦说,“年轻,肯干,又能吃苦!可以好好培养培养。”
老秦也笑着以慈祥的眼光看着小雨:“他跟我儿子一样大,让他叫我声干爹,这小子还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来,坐下来喝,站在那里成什么样子!”
小雨咬着吸管腼腆地笑着坐了下来:“我才不叫你干爹呢,我就叫你老头儿,这不挺好的!”
“就是,别叫他干爹。”王姐也一副悻悻的样子,“王盛你都不知道老头儿对他儿子,那真是跟皇帝似的,一副眼镜几千块钱,眼睛都不眨一下就买了,买台电脑也是一两万!在家里说要什么就买什么,你再看看他自己!做了这么多年展览,全国各地到处跑,每次出来都是这几身衣服!不舍得吃、不舍得穿、不舍得花,真的是有点虐待自己……”她边说边掰着手指数落老秦的不是。
我扭脸看看老秦,还是去年到成都的时候那身衣服,上面淡蓝下面深蓝衬双牛黄色皮鞋。我笑着说:“这是勤俭节约,上海男人的优良传统,再说我觉得穿什么并不重要,只要自己觉得舒适就行了。”
“对嘛!我一个老头子穿那么好干什么啊?年轻人穿漂亮点还可以去泡泡小姑娘,我一个糟老头子穿给谁看啊?咱们是实在人,我这身衣服怎么了?这是我的象征!”老秦嘿嘿地笑了起来。
“泡泡小姑娘?上梁不正下梁歪!所以你底下那群人个个都是月光族。”王姐一脸鄙视地笑着,“王盛你都不知道,那帮家伙每天晚上不是去上网,就是去溜冰、打台球或者是唱歌,另外干点儿什么就不知道了!每个月最后剩不下几个钱,也不晓得攒点儿钱,过几年要结婚带孩子要养家糊口……”
“嘿嘿,要说省钱还是得说咱们王盛厉害。”老秦推了推眼镜儿把矛头转向了我,“特娘西皮,老子去成都水都没喝到一口,到郑州谈事情也是老子出钱请你吃饭,哎~,还是我老秦命苦啊!”
“得得得,别老翻旧帐!”我差点儿没把饮料喷出来,“大不了过几天中秋我请你,再说咱不是没钱么!”
……………………
天南海北的侃到12点多才罢嘴,安排好第二天的事情就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

TOP

027 不计前嫌  
  
毛爷爷说过人多力量大,这批工人没用几天时间,就把十多套图纸的主体框架做完了,老秦笑歪了嘴,我却担心安装的时候会不会人手不够,因为底下还有十多套图纸没发过来,根据我们通常做展的经验,安装的时候所需要的工时比制作时的可能还要多,老秦却拍着胸脯说没问题。
几天下来厂里已经堆满了主体结构,老秦看着直发愁,便找我商量,说看来库房里放不下了,要不找看门儿的老寇商量一下,把对面仓库也给咱们用一下,到时候给他些钱就行了。看门的老寇龇牙咧嘴拍着胸脯说没问题,这里他说了算,然后立即给看那个仓库的小马打了个电话。解决掉这一大问题,老秦松了口气,下午便找到小马把事情谈好,每天什么时候开门、什么时候关门、我们什么时候把东西搬走。
晚上吃饭的时候,老秦告诉我说FT巡展申总打电话来,让我们接待一下那个胖女人孔颖颖,还说如果可能的话交一些单子给她做。老秦叹着老申这家伙太精了——送个顺水人情给孔颖颖,好让孔颖颖她们尽快把存放在郑州的FT展位物品发到武汉那边。我心说吃了亏上了当还要委曲求全,这也是无奈之举。
“咱们耍耍这个死女人吧?”老秦坏笑道“我让她跟你联系,就说这边有单子要做,咱们还是以这个价格给她,能做的话就给她几个做做……”
“算了还是别冒这个险了”我摇头道,“他们找来找去还不是找到孙那边去,到时候做不好吃亏的还是咱们,不过既然老申打了招呼,咱们就配合一下,毕竟上次FT巡展的事情咱们对不住人家,至于孔颖颖这边就当纯粹是同行的认识和交流吧,耍人家就没意思了,大老爷们儿的跟她计较那么多干什么?”
第二天我们正在城东市场修工具,孔颖颖那个瘦精的“男秘”给老秦打电话,说正在往这边干赶,老秦叫孔颖颖接电话,瘦精男笑说她正在开车。等我和老秦回到厂里的时候一看,原来他们开的是一个破电动车,老秦哈哈低声对我笑道:“特娘西皮,真会骗,跟老子说在开车,原来开的是这个车……”
“王盛,你好。” 孔颖颖一副领导莅临的架势。迈着粗壮的大小腿一墩一墩地向我们走过来,也不叫王哥了也不面露亲切了,我心说这女人还真是势利,她以为见着正老板了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你好,这是秦总。”我笑着指了指秦总,“和申总一样有是上海那边的。”
“你好秦总,久仰!”孔颖颖见老秦双手都拎着东西,便将伸出的双手收了回来。
“你好啊,小孔。”老秦笑盈盈地把东西递给小雨,然后拍拍手对孔颖颖笑道:“上次王盛他们FT那个巡展的项目就是我和申总的,你们来看看吧,看看我们上海是怎样做的……”。

TOP

于是我和老秦领着他们看厂房、基层、防火板面料、产品柜、成品库……,一圈儿下来孔颖颖问我:“你们那防火板买成多少钱一张啊?怎么质量那么次!”“30左右啊”我笑道。孔颖颖一副发现新大陆的样子瞪大了胖眼,“不是吧?我看你们这种防火板最多十七、八块。”她指指我们的贴好的产品柜,“早知道你跟我说一声啊,我们帮你买些便宜点的好板子……”我哭笑不得心说遇到行家了,什么叫“便宜点的好板子”?老子还没听说过十七、八块一张的防火板呢!老秦也在旁边绿着脸郁笑。
“按你说的你买的防火板那么便宜,那你们的价格怎么那么高啊?”我问道,“我们从外地来人,现租场地、现买材料,能做的单子怎么你们做不了呢?”
“可能你们的成本控制得好些,利润也看得低些。” 瘦精男见状插嘴道,“你们的很多东西都是旧的重复使用的,像这几十个接待台、还有那些旧槽钢、方管……”
“是啊,你看你们这一来,把我们郑州市场都扰乱了。” 孔颖颖悻悻地埋怨道,“本来价格能接起来的,以你们的实力和规模怎么不做一手单呢?一手单利润高得多。”我见老秦摇摇头跑去切菜了,便无语的笑了笑,心说这可真是癞蛤蟆打呵欠——口气不小:自己做不了也就算了,还怪市场,接一手?谁不想接一手啊?只是展览这个链条上有政府、中有主办承办协办、底下还有设计、施工,大家在自己的位置上做好本份,维持各自的利润,维持链条的平衡,才是关键,如果资金够雄厚、实力够强的话,再图发展也不错。
见我们不说话,孔颖颖接着问了些施工问题,诸如圆角怎么造型、边子怎么收、一般的图纸怎么预算……等等,末了说进场地的时候记得通知她,并帮她搞几张布展证,然后便悻悻地离开了。
“一群鸟人”老秦等她们走了才出来,“真是不自量力,就喜欢吹!不懂装懂!把老子的防火板说成十七、八一张,就这还想接一手单!哎~王盛啊,这个地方的鸟人怎么都是这个样子啊?”
“知道我当时的痛苦了吧?”我无奈地冲他一笑,“幸好咱们这次是自己带人来做的……”


TOP

028 烂醉中秋  
  
转眼到了中秋节,我跟老秦琢磨着把几个工头、看门的寇老头儿、看仓库的小马约到一起聚个餐。一是犒劳一下大家 ,二是谈谈做工,三是让大家稍微轻松一下,再者这么长时间以来,老秦和我始终坚持和工人们同吃一桌饭,没开过小灶,还真有点儿嘴里要淡出个鸟来的感觉。
下午4点半工人们准时下班,个个兴奋地敲碗打盆等着开饭,录音机声音照样开得震天响,汪俊还特地对着老秦摆了个“请”的姿势要来个双人舞,“老头儿,来一曲儿吧~”,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焊工小雨光着上半身拿了两个勺子放在胸前扮假三点,让我给来了张个人特写,这下可炸开了锅了,大家纷纷围着我要求照相留念。只好让他们站在旁边的沙堆里来了个一锅端,照出来的相片不是一般的恐怖:有呲牙咧嘴的、有翻白眼儿的、有正在系鞋带的、有抽着烟熏的眼睛直掉泪的……
随着录音机里飘来“十五的月亮,照在-家乡照在边防……”兄弟们开始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划拳的、抢菜抢肉的乱作一团,看得我们几个准备出去吃饭的人直吞口水,直到他们吃完我们才赶紧安排往外撤。
饭局我们事先就定了,就在镇上的一个饭店的,进去的时候,一个服务员自称本店物美价廉童叟无欺,汇聚了东西南北菜,酸甜苦辣咸应有尽有……说得天花乱坠、唾沫横飞,我们一行十多人赶紧逃避瘟疫似的往二楼钻,一边回头对老板叫道:“换服务员,换个说话声音小点儿、没那么多废话的上来!”
上座、倒茶、递烟,然后三下五除二点了满满当当一桌菜,外加两件儿特色金星小麦啤,我则要了些二锅头和劲酒兑着喝,这还是几年前学来的——吃红焖羊肉喝二锅头加劲酒,霸气十足。
“这些天大家辛苦了”老秦等菜上齐酒倒满,推了推眼镜开始大放厥词起来,“今天呢,是中秋节,本来大家都应该和家里人一起吃个团圆饭,但是因为咱们这个展比较特殊,每年都是赶在这个时候,所以我和王盛就想趁着这个机会跟大家一起坐坐,吃个饭,感谢大家这些天的努力,另外呢最主要的是底下的二十多天咱们会更辛苦,所以大家要做好心理准备,继续坚持……”
“废话咱们就不多说了,第一杯,咱们干了,底下随意吃随意喝!”我接过老秦的话茬儿。
“万水千山总是情,少喝一口行不行?”小雨这家伙在旁边小声嘀咕了一句儿把大家逗得爆笑起来。我气结,冲着老秦笑骂道:“管教无方,罚酒一缸,你自己看着办吧……”
“特娘西皮~”老秦边笑边擦眼泪,然后在小雨脑袋上轻轻拍了一巴掌“哪里学来的俏皮话!等会儿陪你王哥喝个痛快!要不然这个月工资你别想领了……”
“王哥,我错了,嘻嘻……”小雨嬉皮笑脸地跟我陪着不是,弄得我哭笑不得。
“来来来,天蓝蓝,海蓝蓝,一杯一杯往下传。”几个工人叫了起来,“今儿老板们请客,放开吃放开喝……”
酒过三巡可就乱开了,汪俊是上海工人的头儿,喝得面红耳赤的站起来走到我跟前,“王哥,这杯我敬你,去年在成都咱们没喝够,今年在郑州咱们要喝够,明年去成都还是要喝够……”他一说我倒想起来了,去年走之前也是这家伙把一桌领导灌得动倒西歪,最后还跑到人家厨房去嘘嘘,差点儿被人爆扁一顿。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