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行业会展论坛 – 会展业界经验交流平台 中国行业会展网 |研究中心|小门户|生意宝
论坛通行证: 密码: 马上注册 找回密码
会展奥斯卡评选
返回列表 发帖
“行行行,大河波浪宽,端杯咱就干。”我举起杯子跟他碰了一下,“汪俊,明年到成都我好好请你喝个痛快,不过今儿晚上咱们随意就行了,明天还有事情呢……”
“特娘西皮,这小子就知道给老子添乱。”老秦在旁边正色骂着,“汪俊,少喝点儿,明天还要办事儿呢!那几个摊位的防火板可以开始贴了,到时候给我看紧点儿别出什么问题!”
“这叫什么话!”汪俊敬完我,一扭脸翻着白眼儿把矛头对了老秦尖叫了起来:“你什么意思啊?是不是嫉妒咱王哥啊!你这不是扫咱王哥的兴么!正敬酒呢贴什么防火板!我还刮乳胶漆咧!”
“好好好,老子不管你们,爱怎么喝怎么喝!反正明天准时起床。”老秦被咽了回去,苦笑着道。
汪俊又满了一杯,笑嘻嘻地举着杯子往老秦跟前凑,并装出一副情深款款的怂样儿,扯着嗓子装女人,上演他那老一套敬酒令“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我给领导到杯酒,领导不喝嫌我丑,老领导,来,我也敬你一杯!先干为敬!”去年好像也是用这招“反串”把老秦灌趴下的。
“哈哈哈~”大家都被这句“领导不喝嫌我丑”逗乐了,老秦只好硬着头皮干了一杯。
这一喝直喝得昏天黑地、哭爹喊娘、六亲不认、上吐下泻……
等大家东倒西歪地回到宾馆的时候我看了看表,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还有好几帮没出去喝酒的工人正在打牌,搞得屋里乌烟瘴气跟个地下赌场似的,只好一个个敲门示意他们早点休息。心说这帮家伙怎么打牌这么起劲儿!要是能把这股子劲儿用到工作上老子死也值了——平常一让加班就一个个要死要活的喊累,打起牌来倒精神抖擞……
带着这些怨气我半睡半醒,猛地想起今儿是中秋,还没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便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老妈居然在电话那头问我是谁!兴许是酒后情绪容易激动,这话一问我热泪一下就涌了出来:“妈,喝多了吧?我是你儿子怎么都听不出来了!中秋节吃月饼了吧?爸身体还好么?”
老妈骂道:“你这个小兔崽子这么晚才打电话过来想吓死人啊!你爸已经睡了……”
我嘿嘿笑着,将眼泪擦掉然后故装清醒地说:“太忙了刚才又在陪别人吃饭,吓人也要打这个电话,要不我回去你不给我饭吃怎么办……我11月回去,到时候给你们带套按摩器回去。”
“按摩器?”老妈半挖苦半关怀地数落:“你小子现在做展览估计也就能落点儿展品什么的!老大不小的人了,对象也不谈一个,我都替你丢人!这么长时间打电话恐怕连家都快忘了吧?”
数落归数落,末了老妈还是叫我在外面要注意身体多休息,不要太累要记得多给家里打电话……
挂了电话,我笑着擦掉眼旁渗出的热泪:打个电话讨顿骂心里还真是舒坦,
虽然天上没有月亮,但是这天晚上睡得特别香……

TOP

029 狗仗人势  
  
第二天早上6点多被闹钟惊醒,睁眼看看窗外天刚蒙蒙亮,想着还得出去买菜,便赶紧起来去敲老秦的门,估计老秦昨天喝多了叫了半天没起来,只好叫王姐起来一会儿一起去买菜,我先去厂里把车开过来。
通往厂房的是条黑漆漆的小煤渣路,走起来沙沙地响,像踩着地雷似的,让人心惊胆颤,刚到拐角处几个食品厂的女工猛不丁地从角落里钻了出来,彼此都吓了一跳像见着鬼似的大叫了起来“谁?”等看清大家都是人不是鬼,才摸了摸胸口直喘粗气儿,“怎么走路的这么轻,吓死我了……”
“啧啧,帅哥耶~”擦肩而过的时候我听见几个小丫头在窃窃私语地对我“品头论足”,那笑声笑得我头皮直发麻,心说不是遇到什么女鬼了吧?不过还是有些沾沾自喜,想在地上找个水坑照照看自己是不是“帅哥”,心里正美着,突然听到一阵狂吠 “汪汪汪~”,吓得我魂飞魄散。我心说兄弟你不会是也羡慕我长得帅就来咬我吧?赶紧闪到路旁作了个拣石头的假动作——据说这招对狗特别管用,没想到这家伙却更猖狂起来,嚣张的在铁门里面使劲儿晃着脖子上的大铁链,估计很想冲上来咬我几口,我见它暂时挣不开那条链子,便径直走到离它大约只有1米远的地方站了下来,然后把袖子捞开让它看看我的胳膊——看到而吃不到这估计是对狗最残忍的惩罚了。(周星驰在《鹿鼎记》里被推下牢房以后就是这么对鏊拜的),大狗见我如此不把它放在眼里,愤怒得不得了,叫的声音也更大更疯狂了。
“死狗!怎么连王盛都不认识了!”寇老头儿睡眼惺忪地走出来冲狗吆喝着。他骂的是狗,用的却是让我所能听懂的语言,原来是这老家伙不知道从哪里借了条大狗来看门儿,结果门儿没看着倒把我看着了。
 人家都说“打狗看主人”,我这会儿倒觉得不看主人还好,看了主人我更想狠狠打狗几棍。这狗相貌奇丑无比,长得跟寇老头儿一个德性:黄黄的牙齿乌黑的嘴,松弛的眼泡螺旋的腿,这会儿正气喘吁吁地冲我龇牙咧嘴流着口水。
想起一个朋友曾经跟我说过这样一个真事儿:有个乞丐一天早上在大街上看到一个女人在遛狗,走着走着这狗看到电线杆了,便不管三七二十一翘了后腿就在马路上来了一堆“螺旋黄”,女人在旁边幸福地看着小狗的杰作,然后小心翼翼地虔诚地用报纸把“螺旋黄”包了起来扔在垃圾筒里。那个乞丐便冲上前去破口大骂:“要是你爹在床上来这么一泡你会这么对他吗?”然后一棍子把狗打死了。
所谓久病床前无孝子,这是个说法,但是那些养狗宠狗太过份的人,就可能连狗都不如,与其说我对狗深恶痛绝,倒不如说我对部分养狗的人深恶痛绝。
如果有机会搞个宠物展的话,一定把每个宠物身上都搞点病毒,让那些爱狗如命的家伙染点疾病才好。


TOP

030 严禁赌博  
  
时间继续在忙碌中飞逝,转眼大半个月过去了,整个厂房满满当当堆满了各种木结构基层和主体造型,每个造型上都用纸胶带贴着客户名称、展位号、面料颜色、装灯与否等等。
这天晚上吃完饭天色尚早,我跟老秦忙着算第二天需要的材料,正算着呢外面吵了起来,原来是几个上海工人要打架,起因是这段时间打牌一直都是一个人在赢,而其他人都在输。昨天晚上有个上海工人去小地摊儿上买袜子,摊主估计见他有“赌相”便想卖一副扑克给他,并告诉他这个牌里面有“秘密”,就是每张牌通过看背后的图案就能够知道正面是什么牌,而这种牌正是他们这段时间一直玩儿的那种扑克,回来便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输钱的人,这下可乱了套了,原本这些人输了钱心里就不痛快,得到这个消息无疑是火上浇油,就把赢钱的那个人围了起来,要么拿钱出来,要么打一架。
赢钱的人不管心里有鬼没鬼自然都不会服气,双方便僵持下来,眼看着就看动手;王姐急忙跑到老秦跟前,“老头子,要打起来了,你快去看看吧……”“特娘西皮”老秦抽着烟直叹气,“老子不让你们打牌,一个个不听吧?现在打出事情来了,哎……”
“出去看看吧”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出大门。
输了钱的四五个人正围着一个工人吆喝着要拿钱,要不就打架,谁的面子也不给;出老千的那个人则怎么也不愿意承认,更不愿意出钱,说谁要是打他的话他就报警。
老秦给大家一人发了只烟,平息大家的愤怒,“叫你们不要打牌不要打牌,都不听,现在好了吧?特娘西皮,这个事情不要乱来,钱呢由我老秦出,你们大家谁输了多少都统计出来,不要闹事,行吧?”
“谁做错事情谁来当,凭什么要你老板出钱啊?”小汪俊比较冲动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架势,“今儿就得他出这个钱,要不然别想走人!”其他人也纷纷跟着起哄。
老秦和我把汪俊叫到旁边“大局为重!现在正是关键时刻,你跟小汪俊说说,不要闹事。”我也说道:“是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真闹起来对大家都没什么好处,你们打他,他报警,把大家都搞进去,到时候就不是钱的事情了,第一,没有暂住证;第二,咱们正在异地经营,本地税务工商部门肯定会管;第三,咱们这个单还做不做了?那么多客户怎么交代?”
“嗯,这个我知道,我跟他们说说。”汪俊点了点头转身拍着巴掌嚷嚷:“好了好了,过来了兄弟们……”把几个人召集到一起简单说了说,算是把这个事情平息下去了。正当大家都同意下来,出老千的那个人转身准备走的时候,小汪俊却在人家背后揣了一脚。这下可乱了套了,老千掏出电话就准备打110,其他人则把两个人按住不让动,电话也没收掉了,大家拉拉扯扯才把人群分开。
第二天早上老千没来上班,听说是跑去医院做检查了,还找律师出证明。中午大家聚到一起的时候就开始恨恨地骂娘了,我和老秦也觉得这个家伙太过分了,这么小的事情搞得这么三八,真TM的该挨,听汪俊说上次出差打牌这家伙也是这样,把牌藏在内裤里,被发现了没说他,现在还这样搞,估计也没脸呆下去了,所以第三天宾馆的人就说那家伙早上5点多就背着包走了,把老秦气得不得了。
回来想想,还是我们这批老木工稳当些,最起码不会没有控制的赌博,出去消费,出去乱搞,都是有儿有女有家室的人了。虽然死板一点,毕竟不容易闹事;不像年轻人性格暴躁脾气冲动,弄不好就好出事。

TOP

031 草菅人命  

第四天,小汪俊的手就因为不小心被电刨给弄伤了,老秦说看看报应来了不是,便让我陪他去市六院看病。
到了医院一看人烟稀少,心说这医院生意怎么这么差。进门的时候看那几个保安跟地痞似的,心说你们要是能“保安”,母猪都能上天了,便故意恶狠狠地问他们在哪里挂号,其中一个很鸟的冲我们瞪眼“不知道”,老子逼急了冲他嚷嚷:“看什么看?什么态度啊这是?你们院长呢?”见我们脖子上挂着医疗展的牌牌,保安不知深浅便指了指挂号处。到了挂号处一个护士问我挂什么科,我说是电刨弄伤了手你说挂什么科。护士便把我们让到旁边的窗口说挂外科,是皮肤科,然后拿着号到101房间找A医生。
进了那房间,有个中年医生正在看报,见我们进来便放下手里的报纸说A医生不在,然后给楼上挂了个电话:“A医生A医生下来接客”。然后挂了电话说让我们等一会儿,便出去了。我看小汪俊已疼得满头大汗,便去催了催护士让医生赶紧下来。
好不容易A医生下来了,一看挂号单居然说你们挂错了应该挂骨科找B医生,我一听有些生气,“是你们的护士让我们挂的外科,这不是草菅人命么?”“我去叫B医生,你们重新挂号吧。”A医生并不理我,而是悠闲地晃悠着走出门去。
我只好重新去挂号,见了那长相奇丑无比的挂号护士,实在是有些不敢多看一眼,她居然还龇牙咧嘴的在打电话谈情说爱,把我和小汪俊看得胃里直冒泡泡。只好装恶人冲她嚷嚷:“你们这医院怎么回事儿啊?还管不管人死活了啊?挂个号都会挂错,上班时间还打电话,快点儿吧!快点儿吧美女!要疼死人了!”
等着挂完骨科号来到101房间,只见一个女护士在给病人看病,我把单子递过去女护士急忙的看了看,然后给楼上挂了个内线叫B医生快下来,对方居然说现在没时间让病人等着。女护士一脸尴尬的冲我们笑了笑“还是我来吧”,说完戴上口罩、手套,拿了镊子就来看小汪俊的伤口,就这样从我们进入医院门口到现在已经整整1个多小时了,伤口血到是没流了,是硬给捂住的。
女护士让小汪俊用拇指做几个弯曲动作,又问了问是怎么伤到的,便神情紧张的说要拍X光,有可能伤到骨头了。然后给他用酒精消毒,让我们直接去拍。我心说这下可好,报应还真来了,那天晚上工人们打架这小子第一个出手,结果没过几天手就弄成这样了,虽然心疼老秦的钱但是还是得治啊,毕竟是工伤,万一真伤到了骨头落下个什么后遗症的就麻烦了,就领了他去拍X光。
到了拍摄室,那个医生穿着拖鞋披着白大褂,一副不知道是医生还是医死的架势,让小汪俊爬在桌子上把手作成打桌球的姿势。可能是伤得有点严重,加上时间过去这么久手指都麻木了,这么简单的手势却总也作不对,医生有些不耐烦,发火说:“你怎么这么笨,连这个起码的姿势都不会做。”我顶了他一句说:“有本事把你的手伸出来让电刨刨一下,你再给我作这个姿势看看,明明是你们医院耽误了时间,导致病人病情加重,你现在倒拐过来怨别人笨……”医生没辙,只好将就着拍了几张,收了钱说让我们一个小时以后来取。
我们俩只好又拐回101室,跟女护士说拍摄室的人要我们一个小时之后去取。女护士不相信地自言自语说怎么可能呢?平常最多20分钟我去看看。可能是良心发现让我们等了这么久挺过意不去的,她便边说边往外走,一会儿拐回来说15分钟以后就可以取相片了。
我俩赶紧说:“谢谢护士!您真是个好人,你是你们医院最好的人了,长得漂亮人心又好,要是个个都像您这样,那我们就给你们送表扬信来了。”说完就到走廊里坐着抽烟。

TOP

一个老头儿上来说让我们把烟灭掉,死皮赖脸好说歹说地解释半天,说我的兄弟受了伤抽烟止止疼,大爷您就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然后递给老头儿一只烟,他经不住磨就没说什么,只是说医院不让抽烟,然后坐到我们旁边休息。我笑说这不是让你上班时间抽的,是给您一会儿下班钻厕所抽,大家听了都大笑起来,老头儿也把烟接下了。看到我们胸前挂的医疗展的证件就问了起来,说他们医院可能也要去参观,到时候要订货什么的,看来这次的医疗展还真不小,连这种下三烂的医院都知道消息。
15分钟以后终于拿到了X光照片,我看了那么多套展览设计的图,这张X光照片是我看过的最丑的了,那上面照的人的手骨跟鸡爪子差不多都是干柴般寒碜人。好在护士看了以后说没事儿没伤到骨头,你们可以放心了,然后开始给小汪俊上麻药缝伤口,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原来伤口可以像缝衣服一样“穿针引线”,看得我头皮直发麻,心说幸好我不用受这种罪,要不然真会疼死过去。
好不容易把这个事情摆平,回到厂房那边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正赶上工人们在吃饭就一起坐下来吃。
吃完晚饭大家各自回房间休息去了,我想着一的群人跟牛吃草似的,烟消化得挺快,便又买了几条烟。
上楼正遇着老马,便交给让他去各个房间分,留了一条给老秦,顺手敲开老刘的门看看他们在干什么。
“干粮来了,兄弟们。”老马大声叫着跑上楼去,“打牌的、看电视的、睡觉的、都起来吃草了~”我心里狂笑着这帮家伙可真够搞笑的,抽烟就抽烟呗说什么吃草,不过想想他们抽烟那姿势还真够形象的。
边想边拿出一包烟来拆,老刘像看傻子似的看着我的手,“怎么你每次拿了烟,首先把塑料包装拆了啊?”
“哦,小时候养成的习惯。”我笑了起来,“那个时候大人不是不让抽烟么?有一次我偷偷买了包烟装口袋里,在门口遇到我爸,问我口袋里装的是什么,顺便伸手过来摸我口袋,一摸里面的塑料膜就响了起来,结果我被还扁了一顿,从此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次买烟回来先把塑料膜拆了。”
几个工人听完哈哈狂笑起来,说你这叫什么事儿啊,还有这种做法的。

TOP

032 工人是爷  
  
接下来就开始贴防火板了,材料是由阿德统一配置,工人只需要把尺寸、颜色和数量报给他就行了。
川工贴防火板喜欢围成团,而且喜欢用板锉锉边儿,很难改掉这个坏习惯;而上海工人则是分工明确,各人负责一部分,用修边机修边,导角也是45度的标准角。我跟老刘他们商量了一下说明情况,所谓学到老活到老,让他们学学上海工人的好习惯。
最开始的时候他们很不适应,几个人围在一起贴,一个处理基层、一个刮面料胶、一个就在旁边等着胶干、另外一个等着板子贴好了打扫卫生,老秦看得直叹气说:“王盛,老子不管了,你自己看安排吧。”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便跟几个工头儿说了这个情况,这样贴效率低得很,而且修边和导角都有问题,咱们做东西不能光图省事,自己看得过去是不行的,这次带你们出来就是想让大家学习学习、提高提高,要不人家老说咱们川工在外面受欢迎,在省内就乱七八糟……然后就根据图纸分了一下工。
第二天一大早上情况明显好转,工头儿们自己根据情况按照接待台、产品柜、主体背墙、局部造型……等分了工,并且按照我和老秦说的方法贴,出来的效果很快跟前几次的不一样了。
老秦把我领到车间里,上海的工人正在刮胶贴板子,整张的防火板一字排开,几个工人速度很快,一整张板子一会儿的时间就刮完了,相比之前我们的速度,我只有叹气的分儿,“速度不一样,效果不一样,看来这次没白来,这就是差距……”
“所以说工人主要还是靠管理,咱们这些当头儿的就像老师一样,你得时刻盯着他们、纠正他们、教导他们,就像那个地里耕地的牛啊,得用鞭子抽着……”老秦笑着说:“其实老伍应该过来,你毕竟是做业务的,不可能什么都精通,老伍是专门搞工程的,很早就想跟他一起交流一下,看来又只能等明年了……”

TOP

“那边现在也够呛”我递给老秦一只烟,然后并肩走出厂来,“听说现在老厂拆了,又在三环外面征租了5000平方左右的地,昨天打电话说周边的围墙已经起来了,他抽不开身,等新厂修好以后就好了。”
停了一下,我继续说:“他倒是个能干的人,又肯吃苦,不过现在的工人确实难管理,尤其是我们这批川工,在四川的时候特别难管。现在川工存在很大的问题,老龄化、老油子、没有接班人,再加上现在国家免收农业税,这些家伙的思想更懒散了,都抱着‘大不了回家种地’的思想……所以养成了不上进、责任心差、牛气、得过且过、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习惯,服务跟不上,尤其是一些收尾工作最让人头疼,还不敢说重了他们,说重了他就跟你走人。”我边说边指着我们的工人,“你看看,他们的年龄,再比较一下上海这批人的年龄,其实这次作为我来说还是比较满意了,跟在四川做的时候有很大改变,提高了不少。”
“哎!”老秦也叹了口气,“老子搞了这么多年,算是看透了,这以前的工人啊,就是驴子脾气,死倔,时刻得用鞭子抽着,最重要的还是一个字儿:钱!你工资准时发,稍微高一点,就解决了;现在不同了,不是钱的问题,是思想上的问题,是现实问题,也是一个社会存在的普遍现象。咱们这个行业的工人不像其他的什么建筑工地啊、煤矿啊之类的,干活儿只需要出力,而且人一抓一大把;咱们展览行业的工人还是有技术含量的,现在这种技术工又少,物以稀为贵,加上他们本身的素质有限,就更难管理了。”
“嗯,这也是个问题。”我把烟头放脚底下踩灭了,说道:“记得以前的那些建筑工地上的工人们,早上七点起床干到晚上七点,中午休息一个小时,工资也不高,每天就是稀饭、油条、馒头、番茄汤加面条,一个个干得热火朝天的,还特别怕工头儿,我还曾经做过几个月呢,现在倒好,反过来了,还没做事儿先谈条件,满足了条件又做不好事情,对吃的、喝的、住的、抽的还有要求……最难的就是咱们这种了,上要面对客户或者是客户的客户,下面又要面对这些难缠的工人,一旦出点什么问题倒霉遭殃的首先是咱们,你比如扣款!客户扣咱们的钱是成千上万的扣!咱们扣谁去?只有自己认了……哎!”。

TOP

033 播撒快乐  
  
集团公司的展位有几个造型是用弹力布做的,老秦真是省到家了连弹力布都是从上海带过去的。
这天造型的骨架焊好了,老秦就跟我一起拿着弹力布去缝纫店,让人按尺寸缝布筒子。缝纫店在一个小居民区的二楼,门口比较小,老秦勉强能进去,我因为个子小所以出入轻松自由,便笑话老秦说长那么高有什么用啊,又不是搞展位越高越好。老秦说我这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不敢面对现实。
两人说说笑笑到了二楼,一看四五个裁缝全是女的,其中一个女孩儿二十来岁,圆润的瓜子脸衬着长长睫毛,双眼皮儿大眼睛十分漂亮长得有些像朱茵,她正在做婚纱模型。老秦一看来了兴致,操着半洋不土的‘上海四川郑州普通话’跟他们打招呼:“各位,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有点事情麻烦你们……”
几个裁缝一听也乐了:“这是哪儿人啊?怎么说话这个味儿啊?”
“我师傅、老板,中俄混血儿”我边笑边放下包,然后把蓝色的弹力布和画好的图纸递给老板娘,“帮我们赶几个筒子吧,就按这个尺寸和数量,25号用。”
“这个不好弄吧”老板娘一看布料和图纸就傻了眼儿,那图纸是老秦自己画的,是梯形的,需要按图裁好料再缝起来,稍微不注意的话就容易出错。
“哪,我来示范给你们看”老秦二话不说找了米尺剪刀,把布往地上一铺把鞋一脱开始教老板娘怎么画线裁剪,“这个布只1.55米的,咱们这个布筒子下料是上大下小,一正一反一上一下尺寸加起来正好……”边说边三下五去二画完线,然后用剪刀咔嚓咔嚓就把布筒子的料剪好了,一群围观的人啧啧称赞纷纷问我老秦是干什么的。“他啊?我师傅,厉害吧?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三百六十行行行闯荡……”我对老秦的佩服简直也有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了,“现在是做展览的”。
交代好这些,老秦一副踌躇满志大功告成胸有成竹的样子,笑眯眯地看着老板娘说你们先缝一个我拿回去看看,然后晃悠着身体在房间里踱来踱去,踱到了那个长得像朱茵的女孩儿身边,她正在用刀削竹片,竹片是用来给婚纱支撑下摆的。可能是经验不够好几次都差点儿削到手。老秦看了便招呼那女孩儿,“不对,你这种削法很危险,而且很慢,应该是这样削才对……”说完接过竹条和美工刀示范给她看,“距离要远,力量要均匀,最关键的是不能坐着削,容易伤到手……”女孩儿笑盈盈地看着老秦一副敬佩的样子。
“真是个能人……”缝纫店里唧唧喳喳地赞美开了,“你们是做什么工作的啊?怎么什么都能干?”
“展览啊”老秦削好竹片递给女孩儿,然后把胸前的医疗展的证件给大家看,“哪,过几天在你们郑东新区有个国际性的展会,也就是全国医疗展,我们这个布就是里面一个展位的,到时候开展了你们可以去看看嘛!给家里人买点儿什么按摩器啊健身器的,很便宜的,比外面的便宜不少呢……”
正说着呢老板娘把布筒子缝好了,递给老秦,“老板,你看是不是这个样子啊?”
“不要叫我老板,叫我老秦就行了,秦始皇的秦。”老秦接过布筒子比了比,“嗯,不错,我们拿回去先试试,晚上再过来一趟,如果尺寸差不多的话,就这样做了……”想了想他又说着:“对了看你们什么时候出去买东西了,帮我们买些白线回来,穿筒子用的,缝的时候这里不是有个穿线的地方吗?我们到时候好固定在铁架上,做起来又快又好看……”说着他示范给老板娘怎么折布。

TOP

“正好她一会儿要出去买东西呢,顺带帮着买了吧。”老板娘指了指那个削竹片的女孩儿,“她也是来我们这里做东西的呢,大学生,学服装设计的……”
“是吗?我说呢怎么一看就有种与众不同大方得体的气质,原来是大学生啊?”我一边把买线的钱递给她,一边说着恭维话,把女孩儿弄了个大红脸。然后又假装专家似的说:“你这个发型最好是稍微调整一下,流海太低了,整个人显得有些不是太精神,把本来气势给遮盖了;另外着装方面最好也搭配一下,衣服的色彩可以试试紫色;大学生虽然不宜浓妆艳抹,但是稍微在脸上抹点粉、扫点眼影、再涂上浅浅的淡紫色口红,哇……那简直就是……完美无暇了……”
我这番自己都不信的话吹得老秦都忍不住摇头暗骂我说:“特娘西皮,小姑娘都快被你忽悠瘸了……”
“哈哈,你们师徒俩还真是绝配,个个这么能说会道的,看来你们这个行业很吸引人啊,看把咱们这位大学生给说得一副神往的样子……”老板娘和周围的几个裁缝大笑起来。
“我们是做展览的,走到哪里乐到哪里,两年后可能还要来呢,到时候再找你们好好聊。”老秦也跟着笑了起来,“那今天就这样吧,我们先回去了,这几天你们可就辛苦了,记住时间是25号……”
“下次我给大家一人带杯咖啡奶茶,我师傅请客。”我借花献佛地冲她们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老秦从前面扭脸朝我脑门儿上一巴掌,“你小子就知道借花献佛,花老子的钱买自己的面子,哎……”
“哪儿有啊?我这不是跟她们明说了么?你请客,哈哈……”我推着他走下楼去。
“真的,咱们做事情就是这样,赚钱多少是一回事,最主要是大家开开开心心把事情做好,是吧?”出了门老秦甩给我一根烟“你也是这个样子的,所以咱们才能成为忘年交,开心就好……”
“这叫什么来着?缘份!”我也笑起来。心说可不是么,我与老秦认识这么久,他到哪里都是一片欢声笑语,让与他合作的人感觉比较舒服,没有那种纯粹的生意气氛在里面,这可能就是他的人格魅力所在。
隔天我们去看布的时候那个女孩儿居然真的抹了润肤霜、扫了青黛眼影、涂了浅紫嘴唇……整个人马上焕发出一种模特般的迷人气质。老板娘直夸我们慧眼识宝,几句话就使这个女孩子的形象大大提升,为感谢我们还特地给我们打了八折,我心说鬼扯居然也能扯到点子上去,看来我做展览还真有些屈才……
快乐,原来就是这么简单!

TOP

034 如此焊将  
  
小雨是这次布展的主力“焊将”,集团公司的整体展位和无影灯系列展位的主体骨架都要用槽钢加工成造型,用来悬挂各个厂家的无影灯系统;而使用的料全部是老秦从上海带过来的旧料,所以需要提前处理那些旧料的痕迹,该接的接、该切的切、该打磨的打磨。
我心说老秦这家伙真是精,这么多旧料可是省了不少银子呢,但是这么多东西安排一个焊工怎么够?即使是提前来修改和弥补,旧料也得花不少时间,所以这天晚上我便跟老秦商量这个问题,建议是不是再安排人手来协助小雨,要不然到时候火烧眉毛的话就不好办了。
老秦也叹了口气说这倒是个问题,说着说着埋怨起我来:“你小子不是说让老彭来帮着焊么?这下好了,老彭要安排工程进度,特娘西皮……”
“哈哈,算我不对行了吧?”我笑道:“不用急,大不了我让大象过来帮着焊,反正这几天他不忙。”
“不好吧?当时咱们说过给他几个单子做的,现在叫他不合适。”老秦说道:“要不这样吧,这几天有个家伙老是在我们这边转来转去的,好像是想找工作,明天我问问。”
大象就是上次做麻醉展的那个家伙,当时本来计划找一部分本地人来做这次的医疗展,结果看完麻醉展、门窗展和房交会我和老秦觉得还是不要冒这个险的好:要价高做工还不好。
第二天,果然见一个贼眉鼠眼的“尖下巴”,在小雨身边转来转去东看西看,一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姿势在小雨面前指手画脚,嘴里操着标准的郑州方言,说这个该怎么焊怎么焊,自己是多少年的老技术工了……看得我心里直起疙瘩,心说怎么到处都能遇到这种自以为是毫不谦虚的人,看他四十岁左右的样子衣衫倒还是干净,不过梳着三八比例的偏分,一张猴尖但并不瘦削的脸上,依次陈列着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巴。
小雨闷着脑袋焊自己的不理他,老秦上前去问那个家伙:“我说师傅啊,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我?嘿嘿……没事儿,玩儿玩儿。”“尖下巴”站起来递给老秦一只烟,“是这样的老板,我是旁边那个工厂的技术工人,最近单位效益不太好倒闭了,所以我就没啥事儿做,听老寇说咱们在这边做东西,就顺便过来看看。”他说话倒是抑扬顿挫,但是比较做作,技术工人、老寇、顺便、看看……这些关键字语气说得特别重,我心说几十岁的人了还玩儿玩儿?再玩儿几年就进土了都。
这时寇老头儿龇着满口的黄牙走到老秦跟前,“秦老板,我跟你商量个事儿。”
边说话他脸上的肉和稀松的眼泡一颤一颤的,指着“尖下巴”道:“这是俺家一个远方亲戚,这几天那边倒闭了,你看你们这边需不需要人手,干啥都行,钱给多给少无所谓……”我看在眼里骂在心里,恨不得冲上去把他的门牙打到肚子里去,心说这个老不死的,今天要求这个明天要求那个,现在又开起职介所来了。
“那么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啊?”老秦没理寇老头儿,一本正经地问那个“尖下巴”。
“以前我啥都干过” “尖下巴”如数家珍起来,“木工、油漆工、尤其是焊工……”然后指着小雨焊的东西开始夸夸其谈,“像这种东西我不是吹的,根本不能这样焊,以前在俺们厂这些东西那简单得很……你要不信我焊给你看看……”说着竟要去抢小雨的焊枪现场示范。我心说得,又来一个什么都会的高手。
“行了行了,上班时间不要耽误人家干活儿。”老秦面无表情地制止了他,“那么老寇啊,这个事情嘛我得请示我们领导才行,这样吧,我下午就问一下,明天咱们再说,好吧?”
“其实秦老板,我不是来找活干的。”“尖下巴”恬不知耻地为自己狡辩,“我只是看这小孩儿焊得不是太好,来纠正他一下,我要找活的话就得找那种长期性的工作,知道吧?”老寇在旁边制止让他不要再说了,然后皮笑肉不笑地对老秦说道:“那行啊,秦老板就费心了,明儿我让他收拾收拾再过来先试试,你们看看他干活中不中,要是中的话其他的咱们再说……”然后阴着脸带上“尖下巴”走了。
我在旁边郁闷地站着,恨不得一拳头将“尖下巴”的下巴打成圆下巴,再将这个老头子丢去喂狗。
“特娘西皮,这个老东西……”老秦气得狠狠地骂了一句儿,“上脸了吧?得寸进尺了吧?我操他大爷的……亏得咱们还请他吃饭、送他月饼、送他香烟、给他钱,越来越过份了……”
“我一早就跟你说了”王姐围着腰布气愤的说道:“这个老家伙可恶的很,不能对他心慈手软的。你们两个大男人的还忍气吞声的,现在好了吧?爬到你头上来了!我估计前几天税务局来查咱们,就是这老东西搞的鬼,害得咱们白白花了那么多钱!老子走的时候要爆打他一顿才行。”她的火暴脾气又上来了。
她说的税务局来查是前几天的事情,当时几个穿制服的人不知道怎么找到这里来了,说什么我们异地营业没有给当地政府交税,要罚款、要停封,后来好不容易给了些钱了事。想起这茬儿老秦也是气,说跑了全国那么多城市,就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的,到郑州这个破地方来就有这问题那问题。
我想想也是,倒不是说对这边的人有什么成见,确实是到这边以后很多事情都遇到不少麻烦:
去定个不锈钢架子,老板估计是嫌单子小,过了三天都没给我们预算,而且还把老秦画的唯一的一套图纸弄丢了;
找搬家公司的时候人家居然不愿意上门看货,我们那可是几十车的东西,他们居然连合同都不想签,说需要的时候直接打个电话就行了,万一中间出现点闪失,那我们就只有哭天抢地的份儿了;
租等离子的时候有个家伙价格还没定好就拿了合同想签,我们没同意,居然马上就翻脸了,还说什么下次要的话自己过去拿他们没时间;
我去定玻璃的时候钱也给了、单子也开了,过了很久老板娘居然打电话说这东西不好做要赔本,让我们另外想办法;
连拉火三轮儿的也是落地起价,事先说好的价格到了地方又要涨钱……

TOP

返回列表